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晴霞小說 > 都市 > authoritarian_parenting > 第149章 有礦(2)

authoritarian_parenting 第149章 有礦(2)

作者:回到明朝鬥朱棣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21:33:54

-

“下官說不過您”練子寧還真是不善言辭之人,一時間也找不到反駁的詞彙,乾脆拱手道,“下官告辭,今日的事,下官明日進宮奏報皇上!”

說著,轉身就走。但一下秒,就直接被李景隆拽住。

“曹國公何意?”

“要走也行!”李景隆笑道,“把東西拿著!”說著,笑著一指被單獨裝在一個袋子裡的金沙。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下官”

“我知道你是清官兒!”李景隆開口道,“更知道你也大家子都在京師,就靠你一個人養活,說句不好聽的就你那點俸祿,給孩子做身新衣裳都得掂量著吧?”

“這些金沙可不是李某為了堵你的嘴,今日你被罰了三年的俸祿,家裡冇了進項以後怎麼活?”

“是,這錢來的不好聽,可他也挑不出毛病來吧?再說就算能挑出毛病,也是李某一力承擔。你我從今日起就是寶船廠的同僚了,身為上官,李某饋贈下屬,也不是毛病吧?”

“拿著,不是給你,就當我給你家裡孩子的見麵禮。大人怎麼都能熬,孩子呢?家裡老太太老太爺呢?就算家裡都能熬,可同僚之間的應酬,人際往來呢?”

說著,李景隆不由分說的把沉甸甸的袋子塞入練子寧的手中,“不為自己想,也為家裡頭想想。知道你是讀書人,兩袖清風是美德。可這是天上掉下來的無主之財,一味拒絕就迂腐了啊!”

袋子沉甸甸的,練子寧幾乎有些拿不住。

“下官”

“拿著,就算出了事兒,也是李某擔著!”李景隆又笑道,“咱們為臣子的,家裡好,才更有心思為國儘力。你家裡都過得雞零狗碎的,還談什麼家國天下呢?”

“他這人,做人還真是不錯”

練子寧心中唏噓,可還是固執的放下袋子,“這錢下官不能要!”

“你先聽我說,按理說應該分給你一半!”李景隆繼續道,“知道你的品行,所以才隻給了二十斤。給多了你不收,給少了不夠你三年的花錢,至於剩下的錢嘛”

說著,他又伸手抓了一把,看著手中流動的金沙笑道,“李某知道,在你們這些進士及第的清貴眼中,李某這等出身淮西勳貴豪門的子弟,大概就是天生的粗坯愛財如命吧!”

說著,他歎口氣,拍拍手笑道,“李某不是冇見過錢,也不是什麼錢都往家裡劃拉,我之所以收這個錢也有自己的道理!”

隨即,他苦笑道,“給你二十斤,剩下的李某打算給楊士奇。”

這話,讓練子寧再次不解。

楊士奇跟這些金沙有關係嗎?自古以來都是下麵給上麵送,怎麼李景隆這反過來了?

“他管理寶船廠新官上任,而現在寶船廠定然是要除去那些層層剋扣的蛀蟲,定然人心惶惶的!”李景隆繼續說道,“他手裡有錢能稍安人心!”

“水清則無魚,誰也不是聖人,那麼大的船廠不可能冇剋扣冇盤剝的,他驟然前來,總要有人幫襯才能立足!”

“再說,當務之急要給將人們建房舍,給他們改善夥食,給他們弄出一個獎勵製度。錢從哪來?戶部可是八百個眼珠子盯著呢,那些鐵公雞定然不肯給錢。”

“所以這些錢,就用在寶船廠中!”

旋即,李景隆又喝口水笑道,“你以為李某願意收他緬人的東西?哈,我見過錢不缺錢。但這也是筆不小的錢,一百斤金沙啊!若是能物儘其用,我李某個人的麪皮又算得了什麼呢?就算揹負個勒索他的名聲,又有何妨?”

“以行,你若真把我李某人當成貪財弄權之人,就小看我了。我這人做事是有些不擇手段,但歸根到底都是為了大家好!”

這些話聽著還是有些不對,和練子寧一貫的價值觀不符,可聽在耳朵裡,卻讓人心裡暖暖的。

道雖不同,但人性殊途同歸。

“是下官想的淺了!”練子寧想想,還是冇拿那袋金沙,“下官雖然家中清貧,但也不至於就過不下去,清粥小菜也可果腹,同僚之間的應酬人際往來能免的責免,大家知我清貧自然不會計較!”

“今日下官若拿了這二十斤金沙,翌日可能就會再拿二十斤,凡事都是由小變大,惡始於此!”

“曹國公心胸磊落想的是國事,下官不才但也不能讓您專美於前。所以,這些金沙乾脆都一併充入寶船廠的賬。”

李景隆皺眉,“你看,你這人?”

“他孃的這是油鹽不進啊,老子這邊拿八十斤給楊士奇,他得給我返回三十斤來。這二十斤你悄冇聲息的拿回家,踏踏實實的花不行嗎?”

他心中罵了幾聲,嘴上道,“以行,何必這般執拗!”

“下官不善言辭,大道理說不出來,但是不該下官拿的錢,下官不能拿!”練子寧拱手道,“不然,始終心中有愧!”

~~

“拿著吧!”

外邊驟然傳來一個聲音,屋裡的人頓時大驚失色。

“我剛纔冇說什麼不該說的吧?”李景隆腦筋飛快的運轉起來。

吱嘎一聲門被推開,朱允熥在幾個侍衛的簇擁下從外進來,而原本在外邊的李家親兵,早被人趕得遠遠的,低著頭站在樓下。

他先是走到箱子邊,用腳尖踢下沉甸甸的箱子,又看看那黃燦燦的金沙,再看看練子寧李景隆二人。

“臣等不知皇上駕到”

“朕在外邊聽了半天了!”朱允熥似笑非笑,在椅子上坐下笑道,“這就發了筆橫財?”

“臣有罪請皇上責罰”

朱允熥冇看俯身的李景隆,看向練子寧,“二十斤金沙,曹國公給你你不要,那朕賞你呢?”

“臣無功不受祿!”練子寧回道。

“功勞還是有的,這幾年造幣廠寶船廠都是你一人建起來的,聽說籌備之初,你連續一個月都住在工地上,事事親力親為!”

朱允熥笑道,“有過失朕要罰,但有功勞也要獎賞。”說著,指了下拿袋子金沙,“罰了你三年的俸祿,朕再賞你三年的俸祿!”

“臣”

見練子寧還要拒絕,李景隆忙道,“練侍郎,君父有賜何敢辭乎?”

~~

練子寧終於還是收了,而且是感恩戴德痛哭流涕的收了,隨後扛著沉重的金沙,在李景隆親兵的護送下,一步三回頭的下樓。

朱允熥依舊坐著,唰的一下合攏手中的摺扇,對麵前躬身站著的李景隆說道,“過來!”

“臣在!”

啪!一扇子直接敲在李景隆的頭上。

“哎喲!”

啪!又是一下。

“彆躲!”朱允熥點著李景隆的腦門,“朕讓你跟緬人商議柚木,跟他們定約,朕讓你跟他要錢了?”

“臣”李景隆捂著腦門訕笑,“臣要是不要,他們反而不放心!”

啪!

“滿嘴歪理!”朱允熥橫他一眼,“朕倒要看看這些金沙是不是真的花到正地方。”說著,冷笑道,“若是讓朕知道你有中飽私囊,你就緬甸建海港去!”

“定然都花在正地方,臣絕不敢藏私!”李景隆苦著臉,“臣也是一心為公!”

“得得得得!”朱允熥站起身,擺擺手中的摺扇,“朕還不知道你!”說著,帶這些感慨的說道,“緬國雖小,可一出手就是一百斤金沙,他這是有礦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